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春色韵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春色韵


                春色韵



字数:4274

  初夏的一个周六晚上,高层下灯火阑珊。张韵独自在家。洗完澡后,她觉得有些无聊。于是她披着浴巾,扎着湿漉漉的头发,边喝着茶水,边看着一本小说。

  忽然听到楼梯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却是拍自家的不锈钢门,「开门,王XX在……家吗,我是他……同学,开门,快开……门。」张韵顺着猫眼看去,原来是醉意朦胧的杜勇。由于家里很少来人,张韵忙乱着忘记了换衣服,就直接开了大门。张韵有些奇怪和惊讶,原来还有袁峰,却被梁宗涛搀着。共3个男人都进了张韵得家里。

  杜勇现和袁峰一下子七倒八歪躺在了沙发上,杜勇现有些糊里糊涂,梁宗涛还算有些清醒,两人斜坐着。张韵热情的问寒问暖,泡好茶,弯着腰给三人倒水。面对着老梁镜片下直勾勾的眼睛,张韵脸孔有些发红。三人词不达意寒暄了一阵,猛然杜勇现打了个盹,竟然喊叫着:「嫂子,你比刚刚那个小姐漂亮……多了,来……来……让哥摸摸……」梁的脑袋一阵阵发热,酒劲直往上冒。

  一下子张韵就被四只有力胳膊拦腰抱住。还未等缓过神来,张韵就被拖曳着扔上主卧室王XX的大床,脑袋枕在胡乱抖开的被子上。「你,你要干……干什么啊……」面对着这两个喝多了酒的男人,一向胆正的张韵慌乱紧张,头脑一片模糊。

  看着张韵涂着口红的厚厚的嘴唇,这个不干白不干的小少妇显得分外感。杜勇现和梁趁着酒劲七手八脚的跪在床上,一人压住张韵,一人大手撕扯着,只见张韵的头发巾、睡衣带子、乳白色胸罩和小巧的粉红裤衩一件又一件的飞了出去,有的挂在了床头,有的落在地板上。张韵两只奶健康的不大也不小,奶头粗粗的直立着。

  梁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西服、衬衣、领带和裤子,双脚一蹬踢掉飞皮鞋就上了张韵的床。长满长长的黑体毛的双腿骑在张韵的胸膛上,屁股正坐在两只奶子上,掏出黑绒绒的短粗的老牛就往张韵的嘴里插。杜勇现手忙脚乱的压住张韵的双腿,一只手硬往她两腿交叉处探索。

  梁的阴茎硬是全部插进张韵的大嘴里。张韵闭紧着眼睛,嘴里呜咽着,两只胳膊扎在空中,两腿在踢着不停。杜勇现顺势手摸到了她的交裆里,一会儿,觉得里面就有些黏糊了。

  张韵粗声哼哼着,梁阴茎的包皮起着皱,带出了许多唾液。插了十多下,张韵就喘不过气了。胖乎乎、肉滚滚、白晃晃的张韵粗腰挺个不停,缝过线的肚皮有些黑,大腿上的毛孔也有些黑,但更有真实感。

  留着突出将军肚、有些矮胖的梁终于全身平展展的压在了这个年龄比他小得多的少妇身上了,抱住张韵拖着湿漉漉头发的脑袋,两腿死死夹住张韵的还胡乱蠕动的双腿,他兴奋的回身发抖,嘴角发颤,「还真只是个有些嫩的娃嘛!老子那次在毛条路上就看上她了,良家妇女,小巧个头,有股淫劲。」

  抱着张韵的脑袋,梁用舌头亲起了她的额头,张韵这妮娃子额头比脸盘窄许多,成长方形。灯光下,美容过好多次的张韵脸孔很白净。老梁手抓进她卷发里,扳过头亲她耳垂,伸进耳孔里,张韵「嗯啊……嗯啊……」的拉长声音,实在受不了啦。两腿乱蹬,一个收拉不住杜勇现被踢下了床。有丰富工作经验的梁四肢贴床,辗转腾挪,肥壮的身躯如泰山般巍然不动,「小妮子,什么样的烈马我没见过,你这两下子还嫩。」

  梁呼哧呼哧着,舌头又更加奋力地舔起了张韵的胖胖的下巴周围……亲她的肩膀……亲她脖子的侧面……又伸在了张韵的鼻孔下面……亲出了一点鼻涕来。张韵狂叫着,小巧有些蛮劲的身子几次想将老梁掀下去,但都挣不脱。

  接着舌头又到了厚厚的嘴唇上……用牙齿咂吧咂吧的咬住……张韵一阵窒息,快昏倒了。

  梁的阴茎杆身倒摩擦着,正好压进了张韵的阴唇口,两片肉之间滑溜溜的,阴茎杆和毛全湿透了。老梁的舌头毫不留情的伸进张韵的口腔里,透过两排白白的牙齿,两只舌头搅在了一起,「咝……咝……」不知道是谁的唾液从张韵的嘴角流了出来。张韵蹙着额头,闭着眼睛,鼻孔喷出两股热气呼哧……呼哧着……老梁死劲的摁捏着两只粗粗的奶头。

  张韵被硬搬过身子,无力的趴倒在被子上。脱光一丝不挂,小巧的像个小孩的身躯。梁的老婆明显是个大人,张韵尽管38岁了,还像个小娃。老梁亲起张韵的肩膀背后……顺着椎骨往下……直到白屁股上面……屁股肉不滑,有些粗糙,很有质感。又亲到屁眼里……在周围研磨着……张韵脑袋散乱着头发,埋在被子里,快要死了似的「嗯……嗯啊……哦……蛾……嗯啊……」嘴唇发干,全身像过电。

  老梁跳下床,站在地板上,将软瘫了的张韵拉到床沿边,搂起她两只粗腿,把头埋进张韵的交裆里,舌头往往毛丛里舔……顺着两片肉滑动……进了阴道口,吸吮着,咂磨着。张韵的淫水流了出来,滴在大腿上。

  终于,梁短粗的阴茎愤怒地插进张韵的阴道……不停的抽插,屁股像鞭打一样劈里啪啦的响着。100 多下后,又改为长抽,老梁的腰、腿劲真大,张韵随着节奏闷哼着,鼻孔喷着「呼哧……呼哧……」的粗气。几种怪异的声音,惊得醉卧在地下的杜勇现也呻吟了几下。

  梁搂着张韵的腿成八子型,阴道口在灯下清晰可见,阴部散发出股股热呼呼的怪味。张韵非常羞耻,一个良家妇女最神秘的地方,竟然这样暴露在别的男人眼前。老梁眼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张韵的阴道里出出进进,粘液不断溢出,越看越刺激,越看越来劲。想不到干这个妇女竟然这么长时间,比干自己老婆长多了,而且一点也不累。每次抽插都插进了张韵的花芯里,脆骨不断「咯崩……咯崩……」的响着。次次都将张韵的身体快要穿透,还夹杂着「咕咕……咕咕……」的流水声,张韵手按住了肚皮,这声音才小了。

  老梁好像不会泄,拖着肥胖的身子又上了床,改成两人面对面后仰交媾式。老梁不会满足,还想蹂躏张韵,「张姑娘,睁开眼睛,看看老叔咋样玩你。睁开吧,长长见识,哼哼,你又不是没见过男人这,还害羞啥子!」张韵脸孔通红,怎么好意思看野男人干她的样子。但经不住诱惑,还是任着好奇睁开了眼:一双发着绿光色迷迷的眼睛,野蛮、发狠的动作……张韵脸羞红到了耳根。在老梁的身下,脾气不好的张韵一下子还原了女人本色,像只撒娇的小绵羊。

  梁又用力的干了几下,抖的张韵两只奶子快晃断。又一次睁开眼的张韵猛的一声惊叫,连忙将头埋在老梁的胸膛里。老梁不知道为了什么,一回头才发现杜勇现站在床边,正看着他们。

  梁不管这些,让杜勇现站远些,别扫他。接着躺在床上,示意张韵上身来玩。羞答答的张韵忘记了耻辱和良家妇女的羞涩,跪在老梁的身上,在杜勇现的注视下,套住阴茎,一下一下的套弄起来。老梁感到自己的阴茎被一只潮热润滑的小口含住了,兴奋的浑身发抖,汗毛竖立。全身松软舒泰,身骨头轻的没有了斤两。好几次,老梁差点就一泄而尽,吓得他连忙叫停。

  张韵晃荡的两只奶连同软绵绵的身子,贴在老梁的铁板一样的胸膛上,老梁搂住张韵的腰和大屁股,兴奋的叫着:「老婆,老婆,你真好!」张韵也将舌头伸进老梁的嘴巴里,与他亲吻着。

  张韵一会儿就腿发麻,只好喘息着躺在老梁的身旁。老梁下了床,猛的把还茫然的杜勇现平展展掀到在床上,又指挥着张韵上去。「玩过3P游戏吗?」张韵红着脸摇了摇头。「想玩吗?」张韵脸红到耳根,羞涩的点了点头,看了杜勇现一眼,又连忙的摇着头。老梁那管这些,撕扯着,硬是把张韵扶上去,向后仰躺在杜勇现的身上。杜勇现搂住张韵的大屁股,阴茎也不由自主的话傲然挺立,被老梁捉摸着插进张韵的屁眼,张韵屁眼涨的难受,几乎想拉屎。

  梁宗涛经过一番休养,举起张韵两只大腿,不用瞄准,对准张韵的阴道口就插了进去,两扭三扭就撞到张韵的子宫。张韵「啊……啊……啊……」的叫唤着。老梁怒吼着:「说你是个荡妇,是个欠日的,小荡妇,快说啊!说你是个欠干的小婊子,想让几个男人一块干,说呀,你是我老婆,叫老公,叫爷爷,让爷爷好好操你,操死你,干死你,日死你,说呀!说呀!」

  张韵又被迫爬在杜勇现身上,她侧着脸,不敢看杜勇现的脸,掘着屁股,老梁在后边插进她的屁眼。张韵痛苦的流出眼泪,涨红脸一语不发。惹得老梁兴起,一边死命的抽插着张韵,菊花马上就弄破。一边撕扯着张韵的头发,拍打着她的屁股。

  实在受不了了,张韵才照着老梁又教的话断断续续的说起来:「我是……一辆……公共汽车,咸阳的……男人都能坐;我是一个……茅坑,那个男人……想拉……就能拉;我是一只小母狗,等着让人……交……媾;我是一只花蝴蝶,花枝招展的让公的来交……尾;你是我老……公,我爱和你……日B,干我吧,干大我……肚子,我给你生个胖儿子。」压抑多年的良家妇女,彻底放纵开自己。
  「啊……」老梁和杜涌现几乎同时一声狂叫,一阵阵抖动,猛的抽出阴茎,像鼻涕一样的白的、泛黄的两股精液,冒着泡,从张韵的两只口儿大股大股的涌了出来,滴在杜勇现的大腿上,床单上,地板上的拖鞋上……还有一些喷射在张韵的鬓角上,下巴上,肚皮上……张韵终于被轮奸了……聚众淫乱,失去了贞操。

  张韵软瘫在床上,双腿吊在床沿上,虚脱的身体兴奋的还抖个不停,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猛的房门推开了,喷着酒气的袁峰一下进来了。张韵下了一跳,忘记了家里还有个男人。挣扎着想爬起,胡乱拉着被子想遮住赤裸裸的身子,但遮住了乳房,却露出下边的黑毛;遮住下身,却露出上半截胸脯。张韵手忙脚乱。

  酒壮熊人胆。一本正经、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袁峰,面对着这香艳的场面,血往头上涌,裤子撑得老高。死盯着那块地方的张韵惊呆了。

  在张韵象征的反抗中,袁峰蹬掉皮鞋,跳上床,抱起了小巧的张韵,狂吻着。已经尝过鲜的张韵不再吝啬自己的感觉了,如饥似渴的帮着脱光袁峰的衣服。两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一只大手凶猛的抬起张韵白生生一只腿,瞄准阴道口,就蹭的一声插了进去。里边还有精液更加润滑。那管里边有多脏,袁峰搂住张韵的屁股就干了起来。这个健美、英俊,自己一只爱慕的男人终于抱着自己了。张韵眉开眼笑,忘记了耻辱,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昨天的张韵了,忘记自己已经不是良家妇女了,自己在别的男人眼中不知是什么形象。

  袁峰干得兴起,他把张韵抱到了客厅,在明亮的掉灯下干着张韵,灯光烤得张韵脸孔晕红。袁峰拉着张韵的双手,用阴茎的力量挑起张韵的肉体,将张韵甩出围绕自己旋转起来。耳边呼呼的风声,头发不是碰到墙上,张韵紧张兴奋极了,清鼻流了出来。

  飞行结束后,在屁股后边干着,张韵一步一步的被推到大阳台上。「唉,唉,你干什么?」袁峰拉开了阳台窗帘,张韵吓了一跳。

  才晚上11点多,外边乘凉的人还不少。猛然大家看到了12楼明亮的灯光下,惊人的一幕:一个姑娘穿着高跟鞋,一丝不挂站在窗沿上,两只奶子和黑乎乎的阴部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后边一个男人死命的干着。呼吸出的热气将玻璃弄得雾蒙蒙一块,正好看不见姑娘的脸。

  大家如醉如痴的看着免费的三级片,几个男人议论纷纷:「这谁家啊,夫妻两个这么猛!」

  「真是世风日下啊,女人现在竟然这么淫荡!」

  「看起来不像个良家妮子,八成是个鸡!」

  「这骚货B真肥大,一跟棒插进去恐怕有些松垮!」

  「那就把咱家擀面杖拿去,插进去让她好好过个瘾!」

  「我拿鞋梆子上去把那骚货B煽肿,看她还挑逗人不!」

  「别看这女人个子不高,干起来还她妈的真有股浪劲!」

  「妈的,我们上楼一块干这骚货去!」

  袁峰一泄如注……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