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奴隶姐姐作者千鬼姬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奴隶姐姐作者千鬼姬
               奴隶姐姐


字数:10831字

  在崇尚实力的康德拉神圣帝国,有一条几乎被人遗忘了百年的法律。

  如果在一个贵族家族之中,有谁对新任的家主有所不满,那么在新任家主继承位置之后的一年内,都可以提请贵族院,要求进行决斗,胜利者将成为家族新的主人,而失败者则将被剥夺贵族的一切荣誉,成为胜者的奴隶。

  这是距离现在百年前的明君,奥古斯特一世针对那个时候的贵族为了争夺继承权而彼此争斗的情况所提出的法律。到了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什么人还记得了,就算是记得的人,也多半以为这条法律被废止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

  红着脸,用手遮住从这件特制礼服中露出的乳房,曾经身为帝国骑士的爱罗尔小姐此时已经知道,那条法律不仅没有废除,而且依然有效。就在一天之前,她的妹妹,见习魔法师露娜向她的继承权发起了挑战,而决斗的结果是,在帝国骑士中也有着相当名望的爱罗尔小姐沦为了自己妹妹的奴隶。

  这可是有着「骑士之花」这样美名的爱罗尔小姐呢,和自己父亲还有妹妹同样的金发为了方便战斗而剪长了短发,但依然闪耀着迷人的光辉,在一双纤眉之下,水蓝色的眼眸楚楚动人,虽然是擅长武道的骑士,但是爱罗尔的眼中根本没有丝毫的杀气,只是有着温柔的善意。和其他贵族小姐相比,经常日晒的小麦色肌肤,还有紧凑毫不松弛的肌肉,无一不体现出了艳丽之外的健康美感。从礼服下摆露出的,原本总是被遮掩在骑士长靴之中的双腿,此时包裹在了白色的丝袜下,一双让爱罗尔感觉相当不自在的高跟鞋正穿在她的脚上,绑在脚踝上的鞋带细得就像随时都会断掉一样,作为骑士的爱罗尔怎么可能习惯这种东西。

  「亲爱的姐姐大人,您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哟~ 作为奴隶,没有我的命令,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的身体遮起来呢?把手放下来啦~ 快点。」

  刚刚才取得家主之位的露娜就坐在姐姐的面前,用开心的语气对自己的姐姐说道。从年龄上看,还只是幼女的露娜实在是和「家主」的位置很不合适,看上去,这个包裹在华丽礼服下的小小姐倒更像是一个大号的玩偶娃娃。和作为骑士的姐姐不同,露娜的头发并不曾为了方便格斗而修剪,所以从一出生就留到现在的长发,就像是金色的瀑布一样直接散落,一直落到了地板上,而和姐姐毫无两样的美丽水蓝色眼睛里,还带着几分单纯的稚气,小小的嘴巴露出了乖巧的微笑。用繁复的蕾丝和华丽的丝绸做出的礼服穿着在露娜身上,一点也不晓得花哨,只是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露娜的可爱而已。从长长的裙摆下面露出的一双纤足套在黑色的大头皮鞋里,就和玩偶娃娃常见的装扮没有什么区别。的确,无论怎么看,这位漂亮的小小姐也只是一个大号的洋娃娃,实在不像是将要继承领地和爵位的贵族家族的家主。

  就在听到妹妹命令的瞬间,爱罗尔的身体就像已经不属于她所有一样,完全脱离了骑士小姐的意志,原本遮在胸前的两手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驱使,慢慢的垂落到了身体的两侧。因为决斗时完成的魔法契约,爱罗尔的身体已经无法违抗露娜的任何命令了。

  「不要……」还没有等爱罗尔说完这话,她那对丰满的乳房就展现在了露娜的面前,严格的骑士修行并没有给爱罗尔美丽的双乳增加任何多余的肌肉,两颗粉红的珍珠就像是两颗漂亮的宝石。

  这个时候,无论是贵族的矜持和是骑士的坚强都已经败给了女性的羞涩。在露娜的命令之下,爱罗尔无法动弹身体遮掩住任何地方,唯一能做的,就闭起眼睛,尽量去想象这不过是个噩梦而已。但是,她染成红色的脸颊和微微颤抖的身体,都让爱罗尔清醒的意识到,这就是真实。

  「嗯……」但是露娜才体会不到姐姐的心情,她半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着姐姐的身体,就像是在欣赏最美丽的艺术品一样,「真不愧是姐姐大人呢~ !好漂亮啊!而且那么大,女骑士不都是要穿那种板甲的吗?居然都还可以发育得这么好啊!」

  「不要看,露娜,不要看,拜托……」

  「嗯~ 才不要!姐姐大人现在是我的奴隶,怎么可以拒绝我的要求。」对于爱罗尔请求的声音,露娜毫不犹豫的摇着头给拒绝掉了,「而且,姐姐大人这么漂亮~ 不能浪费掉呢!嗯,不如,姐姐大人,你主动的拜托我来欺负你好不好呢~ ?姐姐大人啊!姐姐大人!」

  随着露娜的话音落下,爱罗尔的脑中就像是有异常的电流通过,虽然理智尚在,但是却已经脱离在了肉体之外。虽然决斗时完成的魔法契约无法控制思想,但是除此之外的肉体支配权,包括行动,语言,甚至是神态都可以控制。

  如果不知道爱罗尔内心的痛苦,那么这位曾经的骑士小姐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为她烙上堕落的印记了。

  服从于妹妹的命令,爱罗尔慢慢睁开了双眼,然后用手捧起了自己胸前那对活泼的兔子,摇晃起来,而依然通红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淫乱的笑容,香舌甚至探出唇外,挑逗的湿润了双唇,在饥渴的沉重呼吸声中,发出了淫荡的请求。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这样!这样实在是太下流了!

  就算内心如此呼喊,身体也无法回应,从嘴里说出的话语已经完全脱离了爱罗尔自己的意愿。

  「看我,露娜,看着姐姐的身体~ !不要移开视线哟。」

  说出这话的瞬间,爱罗尔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就像被粉碎了一样。居然对着自己的妹妹说出这种话来,自己这个姐姐,这个理应照顾妹妹,被她尊敬,代替去世的父亲教导她贵族之道的姐姐,居然真的说出了这种话来!这种话,爱罗尔甚至都无法容忍自己去想象,但是,还不只是如此而已。

  爱罗尔的手指用力挤压着自己的乳肉,就像是要挤出乳汁一样的用力,然后慢慢将身体向前倾倒,那对丰满的乳房在视觉上的冲击力就变得更惊人了。
  在做出这种举动的时候,爱罗尔已经不只是感觉到羞耻而已了,不只是语言,就连行为也如此肮脏,简直和传说里的娼妇没有区别!但是,这样做的自己,就在一天之前,还是一个贵族,一个守护神之教诲的骑士啊!

  任何女孩子这种时候都会想要哭才对,可是,没有露娜的允许,这时只被命令了「求妹妹欺负自己」的爱罗尔就连哭泣和流泪都做不到。她所能做的,只有被允许的呻吟和淫语而已,而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就是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和玩偶娃娃一样的,自己的妹妹啊!

  「姐姐的咪咪好涨啊,姐姐现在好难过哟~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露娜,我可爱的露娜啊~ ,这是因为姐姐想要被露娜欺负的关系。不只是被露娜看着而已,姐姐还想要被露娜欺负呢。」一边说着,爱罗尔一边伸手撩开了自己身上这件礼服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不只是胸部,就连自己最秘密的花园也展现给了自己的妹妹。

  看到这一幕的露娜拍了一下手,笑眯眯的反问自己的姐姐:「但是,姐姐大人想要露娜怎么欺负你呢?你一定要自己说出来才可以哟!」

  这个具有命令性质的语言一说出口,就在魔法契约的影响之下发挥了作用。无论内心多么抗拒,但是爱罗尔也绝对无法违抗露娜的命令。她的手指探到了自己的秘处,和头发一样是漂亮金色的毛发很浓密,因为爱罗尔从来没有修剪过的关系,她的手指探入金色的草丛之中,然后触到了自己的阴唇。

  这是爱罗尔记忆之中,第一次抚摸自己的秘处,心理上的刺激更大于肉体上的刺激,一瞬间甚至超越了要让自己保持这种淫荡姿势的命令,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可是,这种本能式的反应到底无法和魔法契约的效果相抗衡,头脑已经几乎在初次触到自己秘处的刺激下而变成空白的爱罗尔跪在地板上,慢慢仰起头来,注视着自己高高在上的妹妹的眼神里,依然充满了淫乱的色彩。

  「要怎么欺负姐姐吗?」露出痴迷的笑容,没有人可以相信这个笑容之下的灵魂在如何挣扎,「当然是尽情的蹂躏姐姐的身体,羞辱姐姐的精神咯。比如说,用露娜的脚践踏姐姐的咪咪,因为姐姐很清楚,小露娜其实很嫉妒姐姐呢!」
  「啊?」听到爱罗尔说出预料外的话,露娜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别开了视线,「才没有嫉妒啦!」

  「真的没有吗?小~ 露娜?」这样说的时候,爱罗尔的双手已经攀上了自己妹妹那双纤细得就像玩偶娃娃一样的腿,而她那丰满的乳房就贴在露娜的小腿上,隔着黑色的丝袜摩擦着,这种感觉让爱罗尔的乳头也挺立了起来。而在这种姿势下,爱罗尔的屁股也翘了起来,然后扭动着。

  就算有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大概也很难相信,这个淫乱的女人就是那个高洁的骑士爱罗尔小姐,无论作为贵族还是作为骑士的人格都完美无瑕的爱罗尔小姐。
  「姐姐想要被露娜践踏,想要被露娜的手指夺去处女之身,想要成为露娜的玩具,露娜的宠物~ 姐姐想要成为露娜的东西!难道露娜不是这样想的吗?露娜啊,露娜!」在发出这种毫无意义的呓语之时,爱罗尔的手已经揽住了露娜的腰,她的乳房就靠在自己妹妹的大腿上,而露娜的鞋尖恰好抵在爱罗尔的胯下。
  这就是对于露娜命令服从,并非用语言「请求」被欺负,而是用身体去「渴求」被欺负。

  露娜作为魔法师,虽然还只是一个见习生,但也完全可以理解这种事情。看着姐姐现在的样子,那原本因为羞耻而变红的脸颊,现在只像是透露出了爱罗尔身体淫乱的燥热一样。

  「嗯,如果姐姐大人真的想要被我欺负的话,就先用……」看着爱罗尔,露娜偏头稍微想了想要做些什么,然后乖巧的脸上浮现出了坏坏的笑容,「姐姐大人,不如先用舌头~ ,这样子让我开心的话,也就可以让姐姐大人开心了哟~ !」

  舌头?用舌头让露娜开心。

  意识因为羞耻感而几乎完全丧失的爱罗尔一时无法理解这个命令的意义。但是,对于身体而言,这并不是抗拒的理由,在她理解这个命令之前,就已经伸出了自己粉嫩的香舌,柔软湿润的舌头从嘴里探出,然后慢慢的贴上了露娜的脖子。
  和因为长期锻炼所以肤色也相当健康的爱罗尔不同,接受魔法师的指导,成为了见习魔法师的露娜,她的肤色白得将像是上等的陶瓷,从遥远的东方国家送来的,可以透过阳光的那种雪白陶瓷。

  当舌头接触到露娜冰凉的肌肤时,爱罗尔的意识才猛然恢复。不可以这样做,不可以这样做!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不可以屈服于魔法契约的效力,如果真的变成了妹妹的奴隶,也不应该是这个淫乱堕落的样子。

  但这样的念头没有任何意义,爱罗尔已经抱住了自己的妹妹,吮吸着她的脖子,用舌头慢慢舔在露娜缓慢搏动的血管上方。而露娜长长的金发也垂下来,和爱罗尔的头发混在一起,同样的血缘让她们头发的颜色毫无分别,但是,当露娜因为爱罗尔的舌头而微微颤抖身体,发出舒服的喘息时,她的长发也在轻轻挠动爱罗尔的肌肤,她的耳背,她的颈项,带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然后,爱罗尔的手指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露娜的礼服后面,灵巧的解开了纽扣。那位小小姐显然比自己的姐姐更清楚接下来应该发生的事情,她只是发出轻盈的娇笑声,然后扭动自己的身体,那套和糖果盒子一样的礼服就滑落下去,露出了小小姐才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

  「呀~ 姐姐大人果然好色呢!」衣服被褪到腰间的露娜用手推开了爱罗尔的头,带着愉快的笑容看着爱罗尔的眼睛,「我啊,只是让姐姐大人用舌头让我舒服而已,想不到姐姐大人居然这么积极呢!」

  「是……」舌头依然伸出唇外,香津从舌尖滴落,爱罗尔只能如此回答,「我是好色的姐姐,所以……所以,露娜一定要好好惩罚姐姐才可以。」虽然声音有点含糊,但意思绝对没有偏差,只是,这根本不是爱罗尔自己想要说的。
  像这样被露娜捧着自己的脸,让爱罗尔的精神完全混乱了。眼前这个带着笑意,毫无羞涩之情的幼女,真的就是自己的妹妹吗?那个会一边叫着「姐姐」,一边扑过来抱住自己的妹妹,那个好像天使一样可爱的露娜,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不,就算这样,露娜的笑颜也依然如同天使一般,毫无邪意,但有单纯的快乐而已。

  「不可以,因为姐姐大人太好色了~ 所以,姐姐大人在让我满足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姐姐大人轻松的哟~ 姐姐大人要忍耐才可以!」而带这这样无邪的微笑,露娜低下头,吻了一下爱罗尔的额头,「继续吧,姐姐大人~ 再我说可以之前,绝对绝对不可以停!」

  这个命令让爱罗尔混乱的头脑无法再思考其他任何事情,她再次伏下身子,开始用舌头划过露娜柔软光滑的肌肤,就像是冰冷的丝绸流过舌尖,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舔过露娜的身体,一瞬间,甚至会产生想要一直这样品尝下去的幻觉,这种非理智的本能妄想。

  这样的妄想,简直就像是……狗一样了吗?

  在产生这种意识的瞬间,爱罗尔的灵魂就像脱离了自己的肉体漂浮在空气之中,看着那个和自己有完全相同外貌的奴隶在侍奉着露娜。抱住露娜的身体,就像是抱住唯一的依靠,贪婪的用舌头舔过露娜的身体,发出沉重而淫乱的鼻息,裙子缩起来露出了圆润的屁股,随着身体的动作淫荡的摆动着。

  「不可以这样!」

  爱罗尔对着这个和自己同样外貌的女人大声喊着。但是这个声音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听得到,她所能得到的回答,只有那个和自己有着同样外貌的女人所发出的痴迷笑声而已。

  「露娜快停下来!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但是爱罗尔依然在大声呼喊着,不只是对于另一个自己,还对着那个眯着眼睛,陶醉的发出呻吟的妹妹发出了呼喊,虽然明知没有可能得到任何回答,也只有这样大声的喊叫出来。而在这样的呼喊中,露娜依然曲起腿,用手摁住姐姐的头,任由自己的身体因为姐姐的唾液而慢慢闪起湿润的光泽。

  虽然肉体无法哭泣,但是灵魂已经在流泪了。无法传达给任何人知道的悲伤和痛苦全部写在了爱罗尔的脸上,而那个带着笑容渴求肉体的满足的女生,根本不算是爱罗尔了。

  这个时候,露娜缀满了蕾丝的裙子也已经被解下。和爱罗尔完全曝露的性感身体不同,露娜包裹在粉色过膝袜之下的纤细双腿并不煽情,而那条绣着漂亮花边的粉红色小裤裤只能让人觉得可爱而已。

  至少,如果在别处看到其他同样年龄的女孩子穿成这样的话,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性欲上的冲动。可这个时候,露娜的小裤裤上已经出现了渐渐扩大的水渍,那一点水渍的位置,实在是稍微微妙了一点,毕竟,露娜虽然还只是幼女,但终究已经过了要用尿布的年纪。

  而作为露娜的姐姐,因为精神上的抗拒,虽然肉体已经绝对服从于露娜的命令,但是那个伸出舌头,让唾液自然滴落的爱罗尔,无论她的神情多么淫乱,但是她的身体依然是诚实的,爱罗尔并没有丝毫的快感,她下面金色的森林还是保持着干燥。

  露娜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只是用手指放在自己的小裤裤上,然后说出了具体的命令:「嗯,那么,姐姐大人~ 接下来……」露娜吐了一下下舌头,「姐姐大人~ 接下来,要舔舔这里哟~ !」

  「不可以舔!」听到这样的命令,爱罗尔的灵魂大声阻止自己的身体,甚至想要伸手去拉住自己的身体,但这根本就是徒劳,因为在听到命令的瞬间,她的身体就已经欣喜的将脸埋进了露娜的两腿之间。

  「啊~ !」然后,露娜无法克制的呻吟声,证明了魔法的约束力是完美的,爱罗尔的舌头落在了露娜的小裤裤上。

  已经将双眼闭起的爱罗尔的灵魂,不想再看下去了。那个身体在做什么都不想知道了,消极的排斥这一切,不去看,不去想,将灵魂封闭在黑色的视线之中。制作成小裤裤的丝绸的触觉,露娜身体散发出甜蜜的气息,还有随着露娜小裤裤上的水渍渗进舌尖的味道,就像是奶酪一样散开的味道。

  露娜当然不知道姐姐在想些什么,随着姐姐舌头的运动,她的身体不时本能的抽搐,但着快乐的神情,然后用手指将小裤裤拉开了,就和初生婴儿一样的秘处粉嫩可爱,两片花瓣微微开翕,晶莹的液体从鲜活的花腔之中滴落,而爱罗尔却将所有的蜜液都贪婪的舔进了嘴里,然后满足的吞下去。

  不,就算说是满足,也只是这个服从命令的肉体而已。而灵魂,对于爱罗尔的灵魂而言,这根本就只是痛苦。

  这简直已经变成了无法醒觉的梦魇,对爱罗尔而言,甚至想要死去。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只能漠视,在黑色的视线之外,忍耐着,承受着。无法理解,为什么露娜会这样对待自己,难道她不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吗?一起游戏的妹妹,一起看书的妹妹,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妹妹,说要永远和姐姐生活在一切的妹妹。
  父亲已经去世了半年,这段时间里,两姐妹不都是相互依靠着生活了下来吗?不可以理解,真的无法理解。妹妹怎么可能理解家主这个位置的意义,这并不是游戏,爱罗尔在成年礼以后,继承家主之位的当天,就受到了妹妹的决斗挑战。
  无法理解,无法理解,无法理解!

  「我要向姐姐大人挑战,我不要姐姐大人成为家主!」如此简单就发起了挑战,爱罗尔甚至怀疑妹妹真的可以理解什么是决斗吗?不过,接受挑战的自己也很愚蠢,因为爱罗尔直到最后也依然只是想把这件事情当成妹妹的游戏而已。
  但是爱罗尔错了,真的错了。法律就是法律,契约就是契约,无法违背,无法抗拒。

  这个时候,露娜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在爱罗尔的舌奉伺下,露娜的身体已经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蜜液从幼女的花道之中喷溅而出,撒在了爱罗尔的脸上。在露娜满足的神情里,那个痴迷着想要成为露娜玩具的爱罗尔也露出了幸福的神情。

  「这是露娜的味道,露娜的……」爱罗尔如此呓语,双手将溅满自己脸上的蜜液涂抹开,然后将沾满了蜜液的双手一直抚摸到的自己的胸前,然后捏住自己那两颗挺立的红色蓓蕾,「姐姐现在已经是露娜的东西了吗?因为姐姐身上都是露娜的味道呢!」

  「对啊~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啊!」白皙的脸上染满红晕,很勉强才从高潮的余韵里保持住清醒的露娜抬起腿来搭在了爱罗尔的肩上,然后稍微用力,就将毫无抵抗的姐姐拉近了自己,「姐姐大人只要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我绝对不要离开姐姐大人,绝对不要!家主什么的,我不要姐姐大人去继承什么家主,因为姐姐大人就是姐姐大人,姐姐大人只要一直陪在露娜的身边就好了!姐姐大人是只属于露娜的!」

  当露娜这样述说着的时候,因为已经完成了「让露娜开心」的命令,爱罗尔的精神突然发觉,自己可以重新支配自己的身体了。

  屈服在露娜的双腿之间,抬头看着自己的妹妹,爱罗尔居然惊讶的看见了露娜的眼泪。明明是因为高潮而兴奋的脸上,居然有眼泪落下来。

  无法理解的事情,似乎可以理解了。

  「露娜……」这并非是因为命令,而是因为爱罗尔自己的意志所呼喊的名字,「露娜是想要……我吗?」这个声音很轻,但是依然足够传到露娜的耳朵里。
  「我不要姐姐大人去做什么家主!这样姐姐大人早晚就会为了保护这个家去和其他人结婚!我不要!我不要啦!姐姐大人必须一直一直陪着我呢!」听到了姐姐的声音,听到姐姐说出自己心意的瞬间,露娜突然从椅子上直接扑到了爱罗尔的身上,就像是一只小猫那样,压在姐姐的身上,「姐姐大人,姐姐大人是属于露娜的吧?」

  对于骑士而言,露娜的身体轻得就像是一朵羽毛。

  但是爱罗尔没有挣扎,她安静的看着妹妹的眼睛,那双和自己的眼睛完全一样,就像不冻深湖一样水蓝色的美丽眼眸,明明刚才还那么开心的眼睛此时却有着悲伤和寂寞的颜色。

  「我,我要把姐姐大人完全变成我的东西!」

  这才是露娜决斗的本意,作为见习魔法师的露娜对于法律文件的熟悉程度当然是在爱罗尔之上,所以她才会选择挑战,胜利的奖励并非家主之位,而是姐姐本身。唯一的姐姐,露娜所能依靠的最后亲人。

  爱罗尔没有说什么,只是挺起身体,然后亲吻了自己妹妹的双唇。

  这一吻并非因为任何命令,而是因为爱罗尔自己的意志。

  而在这一吻之下,露娜的脸变得更红了,当然这可不是害羞,而只是单纯的兴奋和快乐。害怕姐姐讨厌自己,害怕姐姐离开自己的心情都已经消失了,露娜一把抱住了姐姐的脖子,然后就像刚才爱罗尔对自己做过的一样,露娜的舌头贴上了爱罗尔的耳廓,然后搅动起来。

  「啊~ 露,露娜……」

  「姐姐大人。」听见了爱罗尔的呻吟声,露娜稍微停下自己的动作,在姐姐的耳边轻语,「现在,我来让姐姐大人开心起来吧~ !」

  身为魔法师,性本身也是魔法研究的环节,所以这方面的知识,还只是幼女的露娜却比刚刚成年的姐姐知道得还多,所以技巧也自然要娴熟得多,她就像是舔食奶油的小动物,路娜就这样趴在自己姐姐的身体上,平淡的胸部和爱罗尔那对活泼的兔子贴在一起,除了有特殊喜好的人应该不会对这种身体产生欲望才对,可爱罗尔却感觉到了,当自己妹妹那对小小的花苞和自己那两颗红樱桃彼此摩擦的时候,自己的喉咙居然变得干涩起来,明明刚才才「喝」下了那么多蜜液的说。
  好舒服啊,因为露娜的舌头而不断传导到头脑里的酥痒感,还有和露娜身体靠在一起的冰凉触感,被露娜双腿夹住的身体产生的感觉,这一切都好舒服……舒服得不正常了,让爱罗尔陶醉在其中。

  「露娜……露娜……露娜啊……」这样呓语的同时,爱罗尔的双手也已经抱住了自己妹妹的腰,纤细得就和玩偶娃娃一样,果然是自己的妹妹呢,自己最爱的妹妹呢!

  舌头从耳廓到颈项,到锁骨,一直到爱罗尔的双峰之间。本来就是为了方便某种娱乐而设计的礼服在刚才就已经被爱罗尔扯落,而慢慢将身体向着爱罗尔身体下面滑落的露娜却在姐姐的双峰之间抬起头来。

  「姐姐大人~ 我也会变得和姐姐一样的!」红着脸说出这话的露娜,不知道是在为什么事情而认真,但是说这句以后,她就马上把脸埋进了爱罗尔的乳肉用力的摇晃着脑袋,揉弄起姐姐可爱的兔子。

  压迫着胸部的感觉居然很奇妙的并不难过,过去作为骑士修行的时候,都必须用裹胸部包裹起这对碍事的胸部,所以爱罗尔并不以此自豪,至少女骑士中有如此豪乳的并不算多,毕竟板甲的压迫,肌肉的强化训练,还有其他很多事情都对于发育无益。

  可是,露娜现在的反应,是因为喜欢自己的胸部吗?

  那种因为胸部被揉弄而慢慢传遍身体的快感,从两颗熟透的小樱桃上传来的如同被电流通过一样的快感。此时的爱罗尔已经完全不再排斥妹妹对自己做的事情,所以,身体的反应也诚实的进到了她的意识之中。

  心跳越来越快,身体也越来越热,然后,这股热流汇集到了双腿之间,从蜜穴之中产生了强烈的空虚感,就想是灵魂上的空虚一样,想要被占有,想要被充实。

  花蜜终于沾湿了爱罗尔的森林。

  在感觉到姐姐已经渗出蜜液的瞬间,露娜愣住了一样,贴住爱罗尔下体的大腿也慢慢抬了起来,头依然埋在姐姐胸前的露娜将手慢慢探向了爱罗尔的两腿之间。

  感觉到自己妹妹动作的爱罗尔身体完全僵硬了。

  「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也和露娜一样会开心起来呢!」在手指确认了爱罗尔身体的瞬间,露娜抬起了头来,露出了很快乐的笑颜,「嗯,姐姐大人觉得舒服就太好了!」在这样说的时候,露娜的手指已经开始拨能起了爱罗尔的花瓣。
  「呀啊~ 轻,轻一点!」身体因为刺激而反弓起来的爱罗尔呻吟着,却没有喊出「停下」这样的话,出生以后的第一次,爱罗尔感觉到了性的快感。

  听到姐姐的声音,露娜只是笑笑,就重新低下头,用牙齿轻啮爱罗尔胸前的樱桃。而手指也没有闲着,拨弄着爱罗尔花瓣的同时,慢慢向着花腔之中深入。感受到这种刺激的爱罗尔不由呻吟着,双腿也合拢起来,夹住跪立在自己两腿间的露娜的大腿,大腿的内侧贴上了露娜冰凉光滑的肌肤,然后摩擦起来。

  真的好舒服,这种感觉虽然有点奇怪,但是真的好舒服呢!

  当快感在脑中弥漫时,爱罗尔已经完全理解到了妹妹的心情,那孩子真的没有恶意,那位小小姐只是单纯想要像这样,和自己的姐姐在一起过着开心的生活而已,仅仅是这样而已。这种快感,就是露娜的幸福了。

  的确,不可以沉溺于淫乐之中,但是如果沉溺于如此的幸福感中有如何呢?
  「露娜啊~ !」在无意识的呻吟出妹妹的名字时,爱罗尔的身体不禁痉挛,这是达到高潮边缘的标志。就在这时,露娜却停止了动作。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会永远都在露娜身边吧?」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回答了,在这样说着的时候,露娜已经将身子滑到了爱罗尔的身下,只用两手攀住姐姐的身体,然后认真的看着姐姐的蜜穴,「姐姐大人真的好漂亮啊~ 所以,所以我不要姐姐大人离开我!」说完这话,露娜吻上了姐姐的花瓣。

  酸甜的味道在舌尖散开,露娜吮吸着,将舌头不断深入到姐姐的身体里,而她小巧的鼻子恰好抵住了爱罗尔最敏感的珍珠,这种强烈的刺激一波又一波的侵袭着爱罗尔的精神,但是,她却强行忍耐着快感的爆发,因为爱罗尔不希望让妹妹这样贴近的看着自己达到高潮。

  「啊~ 啊~ !啊~ !」于是,这样的呻吟已经变得和喊叫没有分别了。
  突然,露娜的行动停住了:「姐姐大人,还是处女呢……」如此嘀咕着,露娜微微歪起头来,「那个,真是太好了!姐姐大人依然是纯洁的呢!」

  不过,这样的话,竭力克制住高潮的爱罗尔却没有听清。

  只是在下一个瞬间,蜜穴中一阵疼痛,这份疼痛虽然马上就被湮没在了快感之中,但是爱罗尔依然叫出了声音:「呀!好疼!」

  「对不起呢,姐姐大人,但是第一次真的是很疼的呢!」吐一下舌头,露娜舔一舔已经沾上了红色血迹的手指,「但是,只有我,姐姐大人的第一次只有我才可以得到呢!姐姐大人!」

  「露娜……」看着妹妹似乎害怕自己生气一样的表情,爱罗尔闭起了眼睛,用几乎没有旁人听得见的声音小声说道,「那个……不要停啦……」

  但是,露娜听见了姐姐的话语,脸上有点惊讶,但慢慢就变成了最幸福的笑容。

  「露娜最喜欢姐姐大人了!」说着,露娜就再次埋首在了爱罗尔的两腿之间,亲吻着,舔拭着,抚摸着,揉弄着,用自己知道的一切知识给予刚刚脱离处女之身的姐姐以快感。很快就再次点燃了因为那突然的疼痛而冷却几许的兴奋感。
  「啊~ 啊~ !」而爱罗尔此时已经无法完成的说出任何话语了,只能一次次本能的抽搐着身体,感受着快感的冲击。

  就算是比爱罗尔更强的骑士也无法忍受到这种程度呢,但是也已经是极限了。
  高潮的蜜液和失禁的液体一起从爱罗尔的下体喷溅出来,全部淋在了伏首在爱罗尔两腿间的露娜头上,强烈的气味离开就在房间中扩散开了。

  金色的长发完全变得湿漉漉的露娜抬起头来,脸上还有蜜液和圣水在滑落,这算是有点狼狈的样子了。

  「抱歉……」

  但是当爱罗尔想要道歉的时候,才发现露娜的脸上居然带着无比满足的神情。
  「姐姐大人也很舒服吧?」这个可爱的小小姐这样问道,很期待的看着爱罗尔。

  身为姐姐的爱罗尔诚实的点了点头,然后羞涩的别过脸去。就在这时,露娜却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扑起,压倒在了爱罗尔的身上,然后兴奋的说着:「对啊,就是这样了!姐姐大人,姐姐大人也很喜欢吧?所以,所以姐姐大人愿意永远做我的奴隶,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吧?对吧?对吧?姐姐大人!」

  对啊,露娜真的可以理解奴隶的意义吗?

  对于她来说,只是知道这是将姐姐永远占有的手段而已。奴隶也好,家主也好,或者对于这个丫头而言都只是游戏而已。看到露娜现在开心的样子就可以明白了。

  对于这样的妹妹,自己要说些什么呢?

  爱罗尔回忆着,无论是作为骑士,还是成为家主,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不就只有一个吗?不就正是露娜的微笑吗?无论自己是谁,自己是什么身份,只要露娜可以满足就好了。这才是自己所要的结果。

  「对啊……」

  爱罗尔终于做出了回答。

  「姐姐就是露娜的奴隶呢~ 无论露娜说什么,姐姐都会听从,也会永远的陪在露娜的身边呢!」

  这样说着,然后亲吻着自己的妹妹,爱罗尔已经没有任何屈辱的心情了。因为她已经理解了妹妹的心情,这和自己想要守护在妹妹身边的心情是没有两样的。
  只是……

  「下一次,可以在晚上的时候,再做开心的事情吗?」

  看着被微风吹拂的窗帘,从窗外洒满房间的阳光,爱罗尔红着脸提出了唯一的要求。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重庆水务 金币 +10 回复过百  
重庆水务 贡献 +1 回复过百  
chopin8920 金币 +15 谢谢